纽约时报证明了感恩的重要性

十年前我创立Gobel Group的前提是人们付出不是因为他们的财富而是因为他们对机构和机构中的人表示感谢没有什么比医疗保健更能体现这种感激之情了在过去的十年中Gobel集团很幸运地与350多个医疗保健客户合作以支持他们将感恩放在首位的努力

当我于2019年初成立Futurus Group时我们的总裁Nathan Chappell和一支由才华横溢经验丰富的技术和慈善专业人员组成的不可思议的团队汇聚在一起其目标是利用AI和机器学习领域的尖端技术增强包括医院在内的非营利组织的权力以找出他们最感激的成分并推动成功的慈善事业

在Gobel集团和Futurus集团中我们都认为慈善不是要找到社区中的首富并说服他们将钱捐赠给您的机构而是要获得感恩的礼物因为您为自己的选民创造了或提供了非凡的经历慈善捐款并不能使医院高管变得富有相反它们帮助医疗机构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无论是9分钟还是90岁

因此我很惊讶地读到《纽约时报》在7月21日的第一篇报道中报道了JAMA上发表的一项关于医院筹款的全国调查《泰晤士报》推断在医学慈善事业方面乌云密布令人质疑医疗行业的未来

为了将底线放在首位《纽约时报》错过了其分析的标记考虑他们没有报告的数字调查数据实际显示的是Gobel Group和Futurus Group以感恩而不是财富为中心的方法的概念证明

该时报片名为“病人你能饶了一毛钱” 是在JAMA上发表的一篇题为“关于鼓励感激患者捐款的医院和医师的公众态度”的令人沮丧的论文的表示记者吉娜·科拉塔(Gina Kolata)表示将寻求患者的慈善捐款作为“越来越普遍的策略”并指出“大多数患者都被这些招募所排斥”

调查数据确实表明了一点就是美国人保留了我们祖先的血统但由于捐助者身份的不同而受到排斥在JAMA调查提出捐助者计的一系列假设的好处如果广大市民认为可以接受这样的好处例如房间升级有50%的受访者对此感到满意但是这些数字很快就下降了例如只有20%的受访者支持增加与医生的联系但是正如医疗慈善协会首席执行官爱丽丝·艾尔斯(Alice Ayres)指出的那样:“虽然礼宾福利因组织而异但为所有患者提供相同质量的医疗服务的承诺却没有”

那么被要求退还给照顾他们或他们的家人的医院是否真的排斥了患者考虑《纽约时报》遗漏的调查结果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的文章在一般人群样本中有85.2%的受访者认为患者向医院就诊的捐赠时感觉良好77%的患者同意捐款支持看护他们的医生从而感觉良好

正如AHP的Alice Ayres指出的那样“通过捐赠表达感激之情是许多捐赠者及其家人情感康复过程的一部分” 很难对这些结果进行排序表明对患者捐赠的积极性有压倒性的信念要求捐赠的想法使这些同样的受访者无法接受

因此如果患者了解给予的积极性和治愈潜力并且医院致力于为所有人提供相同的护理质量那么他们真正关心的是什么许多医生都表达了同样的问题即财富和捐赠人身份会造成问题或者出现问题JAMA研究的主要作者Reshma JagsiMDD.Phil自己表达了这一难题他说:“当一名执业医师要求让我的患者参与慈善事业时我发现这可能是潜在的冲突兴趣我希望获得指导以解决这一问题了解我应该做些什么来鼓励慈善事业同时也要保护我的患者并保持他们的信任”

可以肯定的是我同意绝大多数表示医生和护士不应接受捐赠的调查对象这应该由礼品官员来完成我们还竭尽全力与医院合作以消除财富

那么为什么不关注财富呢因为我们找到了更好的方法我们的自定义算法利用AI和大数据来实现更大的慈善成果其重点在于患者的感激之情而不是患者支票簿的大小通过使用经验来衡量患者的感激之情医院系统可以更好地利用归属感和感激患者的身份从而带来积极的良性循环从长远来看将带来更好的回报

事实证明我们的“感恩”(G2G)方法引起了医生和患者的共鸣Essentia Health的首席开发官Derek Groves就这个话题发表了这样的看法“我绝对喜欢G2G我们的一位临床医生冠军今天来感谢我-他最近与他的主要礼品总监会面并审查了G2G名单中的名字我从未见过医生来感谢我的工作我在干很多时候他们倾向于来找我告诉我我的工作是不道德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